• <menu id="gyumc"><strong id="gyumc"></strong></menu>
  • <input id="gyumc"><u id="gyumc"></u></input>
    <menu id="gyumc"></menu>
  • 法律熱線:

    拆遷補償無法達成一致 哈爾濱也有"最牛釘子戶"

    發布時間:2018年6月19日 中國著名拆遷律師  
    在位于學府路西側4公里長的保健路上,原本寬敞平整的四車道在通往齒輪路的方向兩次被攔斷:第一次,是被一座180平方米的平房建筑攔腰截斷;第二次,是被一座30多戶的村莊"楊馬架子"堵住了保健路與齒輪路的銜接處。
      作為哈爾濱市政府重點城建項目,保健路自修建伊始,就遇到了"最牛釘子戶"的尷尬,致使這條與齒輪路相連,溝通學府路到機場路的重要路段2006年7月開始修建,2007年8月被迫停工,至今沒有打通。
      為什么這樣一條交通要道,沒修建完卻停工?16日,記者在現場看到,這一段保健路長約4公里左右,在已完工的路段上一座百余平方米的平房"雄踞"在保健路去往齒輪路一側的路中間。房子周圍長滿了野草,草叢中垃圾隱約可見。與兩邊平整的柏油路不同的是,房子周圍仍是泥濘的土路。附近商鋪的店主告訴記者,整條路只有這里仍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腳泥"。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房子的原主人已經搬走,房子轉租給現在經營倉買的業戶。倉買店主告訴記者,房子主人姓趙,房子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拆,是因為補償問題沒有解決,相關部門和房主一直僵持到現在。因為房子幾次轉手,記者至今無法聯絡到房主本人。
      繞過房子,路又寬敞通暢起來。可前行幾百米,大路又"戛然"止在永豐村--群眾俗稱的"楊馬架子"前,再前行就進入了村子泥濘的土道。
      從事運輸工作的村民鮑先生說,修路是件大好事,要是村里的路通了,從保健路到齒輪路只要不到10分鐘的車程,去機場也會非常便利。現在從村里到齒輪路要半個小時左右,不熟悉路的人用時可能會更長。
      永豐村負責人告訴記者,保健路打通工程涉及160多戶,目前仍有30多戶沒有搬遷。"他們沒有搬遷是因為拆遷補償沒協商好的緣故。"永豐村一位姓蔡的村民告訴記者,因為當時聽說相關部門補償標準不同,補償費用有高有低,所以他們現在都不搬。
      記者從負責保健路打通工程前期動遷的哈西新區改造建設辦公室了解到,動遷于2006年5月開始,拆遷涉及躍進鄉和王崗鎮永豐村近400戶村民,按當時《城市拆遷管理辦法》的補償標準為有房證的每平方米1615元,無房證的則是每平方米500元。據當時負責動遷的工作人員介紹,為解除拆遷村民對補償費用不統一的疑慮,相關部門在與搬遷村民簽訂協議后,由村民到銀行直接領取拆遷補償費,并由銀行方面出具票據證明。"道路開工前,躍進鄉200余戶被拆遷村民,除趙姓一家認為補償不合理拒絕搬家外,已全部搬遷。永豐村也有30余戶村民因同樣原因沒有搬遷。"
      記者從哈爾濱市建委了解到,該路段拓通工程由他們負責修建,由于目前仍有未搬遷村民,工程自去年停工后至今不能復工。"如果要繼續開工建設,必須將涉及搬遷的村民全部遷走。"
      據有關部門介紹,對剩余村民的拆遷補償涉及許多政策問題,非常復雜,目前各方正在協商中。
      鏈接
      學府路西側的保健路段,是哈西大街二期工程的重要路段。打通保健路,將在哈西區域形成一支新的交通干線,即齒輪路--哈雙路--保健路;同時,隨著哈爾濱市地鐵項目的開發建設,齒輪路成為地鐵建設的主要分流道路,如果拓通保健路后,兩條路相連接,保健路也將對地鐵分流起重要作用。


    首頁| 關于我們| 專長領域| 律師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詢| 聯系方式|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中國著名拆遷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0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3581722206 網站支持: 大律師網
    8彩彩票